<rt id="ikqos"></rt>
<sup id="ikqos"><center id="ikqos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ikqos"></rt>
<sup id="ikqos"><div id="ikqos"></div></sup>
我的位置:首頁>文章詳情

行走在紅土地上

我對沂蒙老區的感情,自小深厚。最早學會的歌是《沂蒙山小調》,哼唱著“青山那個綠水多好看,風吹那個谷穗遍地香”的歌,幼小的心便陶醉在那優美的旋律和描述的旖旎風光中,對沂蒙大地充滿想象和憧憬。后來在連環畫上看見了“紅嫂”,平凡而樸素的她,冒著生命危險救助傷員,用乳汁救活紅軍小戰士。每當“蒙山高,沂水長,我為親人熬雞湯”旋律響起時,腳尖輕點,跳起《沂蒙頌》的舞蹈,我的心也變得崇高,對那片淳樸的土地就生出無限的崇敬和向往。

此后,我多次走進沂蒙大地,耳際是歲月里的炮火隆隆,眼前是變了的新天地。我們在和平的歲月中,一次次被沂蒙的慷慨之歌打動,一次次對紅色的土地膜拜。

那一年,我在五四青年節那天,走上孟良崮。

那是怎樣的一道道山梁,被錚錚男兒的鮮血染紅,那是怎樣的一條條山路,被支前的獨輪小車碾出。

正是槐花盛開的季節,沂蒙大地到處彌漫著甜甜的香氣。在“孟良崮戰役烈士紀念館”內,高大的雕塑使人頓生肅穆敬仰之情:戰馬仿佛在嘶鳴,將軍巍然屹立、高瞻遠矚,正在運籌帷幄;被時光、風雨鐫刻得銹跡斑斑的大炮,已經像出土文物一樣了,可當初它卻立下了赫赫戰功。紀念館院中開滿了鮮紅的虞美人,那是熱血的色彩啊,它熱烈高潔地訴說著半個世紀前可歌可泣的故事。

聽導游講述當年戰爭的情景,耳際仿佛響起廝殺聲,仿佛看見一支支解放軍部隊沿著懸崖壁立的山梁,冒著頑匪惡敵的彈雨沖鋒;仿佛看見頭裹毛巾、身穿補丁衣褂的農民,推小車、扛擔架,奔馳在荊棘縱橫的山路上。

圖片室里,有烈士昂首刑場的悲壯,有英雄斗智斗勇的片段,一會兒看得人熱血沸騰,一會兒看得人淚水奔涌。他們是英雄,他們也是平平常常的百姓,也渴望過太平的日子,但是他們毅然舍棄兒女情長,為自己夢寐的新生活獻身了。我們今天走到他們的靈魂面前,應該以一種什么姿態面對他們呢?面對革命的足跡,心靈被一遍遍洗濯。

我們去看那座碑,它高聳在山巔,如一座燈塔。山路崎嶇陡峻,有幾次轉彎的時候,車廂內發出陣陣驚呼,我又一次感到當年那場戰爭的殘酷。當站在一塊高地俯瞰孟良崮群山時,我心里在默默地喊:勇士們,看,你們鮮血浸潤出的江山是多么美麗!山上植被非常好,到處是綠油油的樹,白涔涔的槐花,空氣純凈得使人心脾都舒展開來,槐花的清香滲到每一寸肌膚和血液中。

經過戰爭炮火洗禮之后的孟良崮曾經一片荒涼,為了綠化荒山,當地政府提出“再打一次孟良崮戰役”的口號,原來參加過戰爭的許多勇士紛紛返回孟良崮植樹,正是有了“第二次孟良崮戰斗”,孟良崮才有了今天的美麗蔥蘢。是呀,戰爭不再來了,我們還必須以同樣的豪邁投身到另一場戰爭中——建設我們的家園。

作為紅色旅游景點,孟良崮的山路上有很多攤位,山蘑菇、香椿芽、煎餅、土雞蛋等各種山貨和沂蒙特色的工藝品琳瑯滿目。他們做生意非常本分,蹲在地上不吆喝、不饒舌,由著游客挑,價格也不貴。我看到一籃籃的山蘑菇,個大、干凈,曬得又特別干,一問,才十元錢一斤。我對賣主說:少稱點吧。我要少稱是因不知道這山蘑菇吃起來到底怎樣,而且我估計我要少稱她也不會給太少。平日買東西總是這樣,你要買一斤,賣家會給你稱上兩斤??墒悄枪媚镉盟芰洗b了一些,上秤一稱,又拿出來一些,拿了兩次,才見秤桿平起來?!敖o,半斤?!蔽矣行@異,這種樸實和真誠太讓我感動。

我又被一位慈祥的老大娘的手工藝品吸引住了,不禁買了些,順便攀談起來:“你的工藝品怎么跟別人的不很一樣呀?”“他們的是工廠加工的,花樣當然相同,我自己琢磨,這些樣子特別的荷包特別好賣?!崩先俗院赖卣f。我順便又問了一句:“大娘,你認識沂蒙六姐妹嗎?”我把剛才在紀念館看到的一幕搬了出來。老人看著我笑了,很平淡地說:“我就是?!蔽殷@訝地站在那里,半天回過神來,心想:這樣的革命功臣,怎么會在山上做生意呢?旁邊一個中年男子似乎看透我的想法,說,她就是六姐妹中的誰誰,你看旁邊那個唱歌的,還是當年全國有名的支前英雄呢。

是呀,這樣一個革命老區,每寸土地都訴說英雄的故事,多少家庭都有過革命家史呀!“紅嫂”“六姐妹”們并沒有躺在功勞簿上自驕,而是一如既往地用自己勤勞的雙手,創造著幸福生活,譜寫著新時代的沂蒙頌歌。

從紅土地上走過,縈繞在我心頭幾十年的神秘感消失了,我更愛這片紅土地了。

文/張金鳳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大学生情侣露脸无套啪啪,大学生特级黄片,大学生一级黄片,大学生一级毛片免费播放,大学生一级毛片免费视频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